马甲的罪与罚

时间:2016-04-22 11:10 来源:Sgamer 编辑:mingxin9401 类别:神帖 关注度:
标签:
一直潜水,马甲这波节奏终于把我炸出来了。
简单来说,这次的事——是可以让马甲彻底离开职业圈的。
心气不再,冲劲早没的ZSMJ,这最后一口气散了之后,认命——也就是放弃的代名词。
我曾经——乃至于现在,都是ZSMJ的粉丝。
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
你曾经喜欢的一个人,不会因为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就唾弃曾经的他。
ZSMJ如是,burning亦如是。
最初的真三,我便是看马甲的视频学的赵云,毫不夸张地说,在那个时间段,马甲是中国最好的赵云。
打钱也好,切入也好,都堪称教科书的典范。
而且——真三的赵云是一个造神的英雄。
没有经历过真三的玩家很难体会到,真三严格意义上的后期,有,且只有赵云一个。
而且很有趣的是,我是ZSMJ的粉丝,却不是饭团的粉丝。
那个时候的我们,永远崇拜的是英雄,而不是团队。
那个时候我还上初中,还在PPTV上看一些过时的比赛录像,永远与最新的消息变动无缘,所以那个无敌的,玄武奇快的,一出现就追着魏国五人一个个砍死的ZSMJ是这个游戏最强的存在。
但也仅此而已了。
我在玩这个游戏,有一个人,叫ZSMJ,很厉害,很厉害。
我学着他玩。
仅此而已了。
但是真三有着dota永远不会体会不到的致命缺陷,所以在一次一次的赵云玄武无双郭嘉控车拆塔,黄月英糜竺辣鸡杂技之后,我开始尝试DOTA,哪怕第一局我就随了一个卡尔,并且在死了无数次之后*出一把跳刀都没有改变我对这个游戏的热爱。
那个版本是6.48以后,跳刀已经被攻击打断,但是信息滞后的我不知道,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所以就慢慢玩了下去,不算最早,可也是目睹着伊利丹冰女那个四条LODING一路变迁走过的DO1遗老。
玩了DOTA,自然就没有ZSMJ的消息,所以直到09年的一天,我看到那个3800的录像的时候,还一心以为DOTA最厉害的人永远是那些外国大神的我,看着那个熟悉的ID惊呆了。
7分钟3800,这曾经被神化,现在又被无数黑子揶揄吐槽的经典,其实在当时,确实是惊为天人的记录。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DOTA,是路人幽鬼25分钟*出辉耀就算是大神的DOTA。
因为那个时候,CARRY的最大敌人是补刀。
我当时听到那个ID,一心欢欣鼓舞地想ZSMJ真三那么牛叉,到了DOTA依然牛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当时我并不知道,ZSMJ和DAI一起到了EHOME试训然后只留下DAI的事情,也并不知道,09当时的FTD是多么草根的战队。
我记得他,我又见到他,他还是那么厉害。
所谓神启,不外如是。
但也仅此而已。
时光荏苒,到了10年,我在备战高二的寝室里,黑蒙蒙的天空之下,和同学用他的PAD看DOTA英雄的资料,以让他熟悉DOTA这个游戏的时候,又看到了这样的新闻。
ZSMJ双圣剑美杜莎翻盘。
这一场的录像,我直到数年之后,才在别人的视频里看到,不过在当时只言片语的文字描述中,只能够看到一个前期被压爆的近卫军团,龟缩在高地上苟延残喘,依靠美杜莎鬼神般的打钱能力,四十分钟六神掏出圣剑,一波守家全灭对手。
这样绝地翻盘的英雄剧情,也是DOTA这个游戏所能带给我们的最大满足吧。
更何况是在那样严肃重要的决赛场合。
毕竟在那个时代,圣剑这个道具,只是虐菜的吉祥物,美杜莎之前,根本没有适合这件道具的英雄。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只到此为止了。
然后圣剑美杜莎一波推高,破掉一路撤退失利,圣剑即将掉落的时候,美杜莎绝望地从天灾二塔一路逃亡到野区的悬崖边,就好像壮士将死一般抛下圣剑一下下点下攻击的时候。
哪怕事后来看,无论是ZSMJ不听09的指挥撤退缓慢,还是圣剑刚刚更新无法被攻击摧毁这个改动,这个事件本身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显得愚蠢。
可是!
当时我们不知道啊!
我们只看到无敌的美杜莎一路横扫,孤身破敌营,然后在队友的仓皇逃窜,各自被杀的背景下,他一个人带着国之重器来到了河边崖上,孤单而绝望地试图摧毁带了胜利希望,而今却要将自己推向毁灭的神器。
所以当所有人都以为到此为止的时候。
在ZSMJ被击杀的第二分钟,他买出了第二把圣剑。
然后依靠这把圣剑,近卫一路如入无人之地,趟平10年的EHOME——那个被誉为十冠王朝的EHOME。
当时的我们,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那个时候我们期盼英雄,而ZSMJ用我们都未曾想过的方式成为了这个英雄。
时势造英雄,莫过于是。
09到10年初,ZSMJ是中国乃至于世界最好的C位。
这是09给ZSMJ的评论,我也感觉是最ZSMJ最大的肯定与赞誉。
 
再往后,09退役反而并不是ZSMJ最大转折点,因为在当时看来,依靠09组建和挖掘的LGD,即使失去09,依然可以有效地运转起来,虽然不再能够和EHOME频繁争冠,但依然是国内的顶尖实力。
WSC才是ZSMJ职业生涯最大的转折点。
强势入驻,重组电竞。
不知道多少人对他当时那八字微博印象深刻。
哪怕当时骂声一片,但事实证明,WSC是做实事的人,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你无法否定他取得的成绩,有些事,真的不是只靠砸钱就可以办到的,哪怕他确实是中国最有钱的人。
但这对ZSMJ是毁灭*的打击。
年少的时候,我们愿意相信,一个英雄便可以拯救世界。
 
但是现实告诉我们,英雄永远是一群。
而不是一个人。
ZSMJ永远失去了他的LGD。
这里的定语我永远不会改变,那个时候的LGD,是彻彻底底,属于他的LGD。
只是他没有抓住,也抓不住。
就像那个时候的BURning,也愿意相信,自己才是最强的那个人,只要自己在的地方,冠军就在。
银河潜水艇在水中缓缓航行的时候,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怎么想的。
那个时代是造神的年代,应运而生的神们,大多看不到脚下用身体支撑他们的扈从。
Burning始终还是幸运的,有一个真心珍惜看重他的老板,用时间和金钱打造了属于他的队伍。
但是ZSMJ的自负和骄傲毁了他。
不能说当时的DREAM四人组不够强,而是和马甲不适合。
这恰如爱情。
最好的与最适合的,永远应该选择最适合的那位。
对于DREAM四人组来说,我想他们的感觉就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刷,还要求队友抗局势的C。
而这,就是ZSMJ的LGD最*惯做的事情。
不是你能不能做到,而是你*不*惯这样做。
这才是磨合。
最初那把锋利的圣剑已经被磨出了天下无双的锋刃,然而失去了原本的剑柄,没有谁能够抓住圣剑剑锋驱驰之杀敌。
然而在LGD沉沦的ZSMJ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退役。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比大丈夫更蠢的行为,那么选择退役便是其中之一。
 
在他看来,自己无欲无求,功成名就,所有的名誉都已经拥有,世界上再无自己所渴求的东西。
 
佛家有言,最可贵的东西便是求不得。
当TI最终成了ZSMJ的心魔的时候,无法战胜,便是无法超越。
ZSMJ退役之后,DOTA圈风起云涌,直到DOTA2横空出世,用TI梦幻额度的奖金,一步步讲DOTA这个游戏推向了电竞史上的巅峰。
几届TI,风云变化,波澜诡谲,城头大王旗变化,且看今朝花落谁家。
ZSMJ悔了,是人是鬼是妖怪,不过是心有魔债。
你曾经失去的东西,是而今最难找回的东西。
就像TI1V社以“LGD”名义邀请的那个ZSMJ。
 
说到底,压倒ZSMJ的最终还是他那曾经的荣光。
职业圈癞皮狗一说从ZSMJ而起,但是在我看来,他才是那个最不赖皮的那个人。
最不赖皮的那个蠢人。
他的骄傲和自负压倒了他。
他相信,依靠他的个人能力,所创造的那些传奇,只要给他合格的队友,那么他就可以重新谱写奇迹。
只因为,他曾经做过的那样。
 
看,那群抱团的老B。
看,那个一个人乞讨的癞皮狗。
所谓悲哀,莫过于是。
 
他的队伍,给不了他最好的体系和战术,却要求他用最顶尖的个人能力,背着他的队伍缓缓前行。
这种事情,现在的ZSMJ做不到,曾经那个最巅峰的ZSMJ做不到,最巅峰的BURning做不到,乃至于那个号称玩命四保ZHOU的人也做不到。
可是他的粉丝最初相信他能够做到,他自己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从这一刻起,便注定了ZSMJ复出的悲剧。
从最初——所有人都希望他可以重写当初的奇迹。
到逐渐的,希望他可以到一只好的队伍。
期间还有周神买鸡的同福经历,
到了HGT,方丈佛法无边,请务必展现艺术的戏谑苦涩。
期间一步步,便是那与TI一步一步渐行渐远的悲伤与孤寂。
然而这个时候,马甲竟然还相信——他是这段历史的主角。
饭团如是,薯条亦如是。
他相信可以依靠一些路人,退役的老人重新组成战队,依靠繁重的枯燥训练,便能够成为励志小说的主角。
前面说过的,时势造英雄。
在这个时势不再的时代,马甲已成为骑着瘸马奔向风车的唐吉可德而不自知。
 
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马甲最终把责任推向了自己和职业圈的环境,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是错的。
混迹于二线队中,企图从新打出来,这条路自从出现起,就被无数神的名字缀上了死路的标签。
ZSMJ之所以还是ZSMJ,只因为他是ZSMJ。
哪怕一步步从神变成了鱼,再变成了狗。
 

 

图文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