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软文:孤独Ruru:做电竞命中注定

时间:2016-05-04 14:43 来源:未知 编辑:P神 类别:八卦 关注度:
标签:
“做电竞很艰辛,每天都要被人骂,说实话我也寒了心,在想是不是放弃。”——潘婕RURU。
 
前不久的Sylar事件,她又一次被推倒风口浪尖上。
 
“我就是一个感性的人,我虽然知道站在公司的角度讲不对,但我忍不住会去微博上‘对刚’,而不是发公关稿。”Ruru还是有些气愤的回忆那些不愉快的经历,“那些谩骂没有理由,就因为我是一个女的,所以我忍不住。”
 
不过这些都是Ruru的气话,专访时RuRu第一句话就是笑着解释当时她也是上头了,电竞是她的梦想,LGD在没有拿到有分量的冠军之前,她是怎么都不会放弃的。这当然能理解,就好像她在微博上和人对刚一样。
 
不过这些也给了我们RURU鲜活的形象:一个掌管两家电竞公司(包括LGD俱乐部)的总裁;一个坚持最久的电竞俱乐部之一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个可以和任何人 “刚正面”的极其感性的女孩子。
 
在现在的电竞行业,无论在哪一方面她都是独一无二的。
 
sylar塞拉
 
铁打的女领队
 
2007年,那时的Ruru还在一家公司做网页设计。当时老板的一位朋友在不经意间问她,“你最想干什么?”。而Ruru说是组建一支DotA战队击败国外队。于是,原本可能是一个互联网行业的女精英的Ruru就此踏上了她的电竞不归路。
 
“这么多年过去了,电竞还是你的梦想吗?”
 
“是,当然是。”Ruru表情坚定地说道,“做电竞一直以来都很苦,大部分时间都在‘生死边缘’,但是如果让我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走这条路,这可能都是命中注定的。”
 
那一年她和这位朋友组建了一支DotA战队,名字叫7L,当时的队员有LongDD、单车、aNgel—LovEr(PD)、DGC和B神。
 
这支队伍出现后就和当时的EHOME成为中国两支最顶尖的强队,互相分享了不少冠军和荣誉。
 
但是对于RURU来说,7L最大的成绩却是当初击败了来中国“捞金”的Rush3D战队。“他们虐了很多中国战队,但是没有在我们手里拿到一分。”Ruru骄傲的说。
 
不过“当时的战队太难做了”,运营开支大部分的来源都是Ruru自己的“兼职”收入:不断地接朋友给的法国房产的广告网页设计的活,用这些钱来养活战队。而这种“运营方式”也是后来Ruru支撑自己梦想我的根基。“后来我给很多电商做网站,所以如果不搞电竞,说不定能是中国最早一批搞电商的人。”Ruru自嘲着说。
 
2009年4月20日,在7L拿到当时一个比赛冠军的第二天。战队戛然而止。这在当时掀起了轩然大波,各种讨论纷至沓来,不过现在回首,原因很简单:战队经济入不敷出,但是又没有更好的赚钱方式。
 
“那时候赶上经济危机,所有行业都不景气,没有钱,这就是我们解散的根本原因,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脾气不好,处理的可能不够好,大家不是很理解我。”Ruru说。
 
现在再谈7L,Ruru并不后悔当初略显冲动的经历,正如她所说,这是命中注定的,只不过是一份经历而已。不过也正是这份经历,才有了后来的LGD。
 
2009年,2009和自己的合作伙伴成立了LGD战队(原名FTD,后来改名LGD),Ruru成为了当时的领队。2010年,2009被当时的老板踢掉,心灰意冷的他离队后大彻大悟成就了另一番传奇,而Ruru也因此开始了自己和LGD的不解之缘。
 
“09离队后,当时老板也失踪了,眼看就要过年了,战队的各项开支都没有钱。”Ruru讲述着当时LGD的状态。
 
而当时仅仅只是领队的Ruru盘算了一下自己“私活”挣到的钱不足以弥补战队4.7万元的窟窿以及战队的欠薪。逼不得已,她开始向朋友借钱,而这个朋友一直和她合作到现在,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之一。
 
2010年的那个年,也许是Ruru最难忘的,用借来的钱发了工资和承诺的年终奖,但是前途一片灰暗。
 
“你只是个领队啊,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俱乐部散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可能最早7L的解散还是让我耿耿于怀吧。”Ruru淡淡的说,“也或许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认为我要解散,我偏不能散。”
 
新年总会到来,为了生存,Ruru开始开始寻求赞助。
 
“当时就想杭州谁最有钱,算了算,马云,好那就找阿里巴巴要钱。”Ruru笑着说。
 
幸运的是,当时的淘宝正处于推广期,在Ruru锲而不舍的努力下,当时的淘宝答应了给LGD一年80万的赞助费用,已经远超那时候LGD一年50万的运营成本。
 
 
 
而戏剧性的是,那个失踪的老板在四个月后又回来了。
 
但更戏剧性的是,在大家接受了老板重新归来后,他私下决定把LGD卖掉给页游公司,且选手也需要训练打页游作为附加条件,。
 
于是在2011年底,Ruru带着当时的在追寻梦想的队员们,“Yao老弟,小8,盖盖(DDC),DD还有Sylar”“叛逃”LGD,在杭州成立了新的LGD俱乐部,一干就到现在。
 
“那时候老干爹辣酱是老板的朋友的公司,我们离开时的时候,他表示愿意继续赞助俱乐部,而且名字还叫LGD,并且鼓励我们一直走下去。”Ruru解释说,“现在虽然他们的赞助费和成本已经不成正比,但是我们还是愿意继续合作下去。”
 
回首这些年自己做俱乐部的经历,Ruru最大的感觉的就是在求生。因为电竞俱乐部即使到现在实际上都缺少盈利模式,赞助是这么多年最基础的收入。
 
“战队独立了,那时候我就到处跑着拉赞助,打一个电话不行就打10个,打电话不行我就跑他办公室找他,一次不行,就去10次。”Ruru笑着说,“还记得找淘宝赞助时,我就一直给他们看我的PPT,告诉他们我们战队有多好,多么有前途……”
 
说着,RURU顿了顿,有些得意的找到了一个她觉得很合适的词汇形容当时自己的行为:“‘传销’他们!”
 
那时候的RURU每天都在网上搜索有可能和自己俱乐部有关的公司的联系方式,一家一家打电话寻求赞助,“那时候真的太难了,我都觉得自己是在做小广告。”Ruru说。
 
面对这些困难,作为一个女孩子,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经常偷偷的哭一下,”Ruru说道,“不记得哭过多少次了。”
 
不过Ruru执掌LGD的这几年,也是电竞发展变化最快的几年,在校长进入电竞之后,腾讯的加入以及直播平台的兴起极大地改变了电竞环境。最直观的就是LGD的运营成本从2011年的50万变到了现在的三千万。
 
也在这几年,不下十个“富二代”希望能进入LGD。不过即使再困难,RURU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们,因为这些“富二代”的目的都是玩一玩,尤其是想和职业选手一起玩游戏。
 
“我宁可自己多费心找赞助,也不要顺着老板的脾气陪他玩,”Ruru说,“俱乐部是为了拿冠军的。”
 
不过面对越来越高的成本,Ruru接受了资本的进入,但她认为:“拿资本和赚钱是两回事,拿资本意味着拿了别人的钱你的压力会更大,没有人会莫名其妙白白给你钱,你拿了钱就要做更多的事情。”
 
无论如何,现在的LGD用Ruru的话说,已经不是一个最穷的俱乐部了,而LGD最大目标就是要拿到她心目中的冠军。“在没有拿到有分量的世界冠军之前,LGD都不算成功。”Ruru说。
 
“现在百分之九十的俱乐部都是亏损的,这个行业还多东西不是很规范,做俱乐部真的还是很难。”Ruru总结道。
 
能干的女孩子
 
现在的LGD俱乐部是一个综合性的俱乐部,但是Ruru承认,从个人感情上来说,她更爱DotA2。
 
“毕竟我这么多年的电竞生涯都在DotA中度过。”Ruru说,“我现在还有4000分的水准吧。”
 
而对于DotA的贡献,除了LGD俱乐部,另一个让Ruru骄傲的是可能并不是很多人都知道的CDEC联赛。
 
在解散7L那最初的一段时间,Ruru还是闲不下来,她觉得战队是五个人的,而应该有一个比赛挖掘和培养更多的选手。
 
“我当时就认为B神打的好。”Ruru笑着说。“他当时的ID还叫‘大胡子’”。
 
虽然是一个培养新人的联赛,但是CDEC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技术活。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数据,在08、09年那会,CDEC联赛一年会有大概40万场的高强度CW游戏,一直到现在CDEC联赛在高峰时期每天也会有上千局的CW模拟比赛游戏在进行。我很难用语言表述联赛到底为中国DotA做了什么,我只能说出这些大家并不知道的数字。”Ruru说道。
 
不过就算在依靠技术,CDEC联赛也需要成本,Ruru还是用她兼职网页设计的钱来投入到CDEC的运营成本中。。同时Ruru因技术而认识的安全圈的朋友们,也义务提供了技术开发等各项支持。就这样,一个培养中国DotA新人的任务到了一个女孩子肩上,直到后来Ti5,LGD的青训队伍奇迹的拿到亚军的时候,才让更多人认识到年轻选手的重要性,而这支青训队伍的名字就叫CDEC。
 
CDEC联赛也曾因为成本等原因在2011年中断过,直到2015年再次重启,不过用Ruru的话说,那种感觉已经过去了,再也找不到了。
 
“之前做CDEC,大家虽然都是义务在做,但是都非常努力,非常激情,大家几乎都不用睡觉,经常通宵管理服务器,人工处理一个一个的投诉。”Ruru说,“不过现在做CDEC,虽然产品更好了,但大家都是拿钱办事,热情已经不在了。”
 
看得出来,Ruru很认同电竞整体的进步,但是过来人的她还是怀念2010年前后的那个DotA的时代,因为她都已经不记得自己凭借热情做过多少补贴他用的“私活”,也不记得干过多少义务的活。
 
“那时候我的精力也非常旺盛,很多人找我帮他们设计一个战队LOGO之类的东西,我都很开心的,会非常认真的帮他们去做。”Ruru说。
 
孤独的女强人
 
“你觉得自己是女强人吗?”
 
“别人都这么说,也许就是吧,不过我自己很肯定的一点是,我是一个绝对不会轻言放弃的人。”
 
在电竞圈,不知从何时起,Ruru有了一个人尽皆知的外号:太后。这个外号传播的很快,虽然调侃的意味更多,但是也多少表明了她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
 
一位跟了Ruru多年的LGD员工这样评价Ruru:“能力和眼界各方面都很强,公司的所有方向都是她定的,对员工和队员都很好,但是比较感性,容易情绪化,认定的东西很难改变想法。一派太后作风。”
 
“我跟你说,我一开始对这个外号非常反感,在CDEC联赛中谁这么说我就禁言,因为我还是个女孩子啊,毕竟‘太后’感觉印象里,像慈禧啊是很无情的人,但我并不无情啊。我还是一个很感性的人的。最重要的是,‘太后’也太老了!”在评价这个外号的时候,Ruru更像一个等待别人夸奖的小女孩。
 
从一个领队到现在两家公司的老板,“太后”Ruru现在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孤单。
 
 
 
因为自己的性别,实际上作为唯一的女性老板,她并不能融入到现在男性为主导的俱乐部圈子里,这也让她显得有些特立独行,而有关她的种种说法也因为这种特立独行而变得神乎其神。
 
以前,忙碌的Ruru会把自己埋在网络的世界里发泄另一个自我,会玩游戏,会和别人吵架,也会有很多朋友。但是现在的她已经很难隐藏自己,网络和现实没有了区别。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之前的闺蜜们也都开始忙于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去做主播了以后我几乎没有再逛过街。”Ruru说。
 
“有时候希望自己是个男的。”Ruru说,“尤其看到那些中伤我的人完全就是因为我的女性身份来攻击我的时候,我就很烦,你可以说我事情做得不对,但是不应该做这样的人身攻击,我脾气不好,上头了就喜欢和别人吵架。虽然我知道不对,但我控制不住。”
 
“你是什么星座?”
 
“处女座。”Ruru好像被揭穿了小秘密一样笑着说。
 
感谢太后的专访。
 

 

图文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