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徐志雷,B神Burning世界第一C自传

时间:2015-07-09 10:51 来源:Dota闪电站 编辑:P神 类别:佳文 关注度:
标签:
一.前言 
我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的,或早或晚。 
但是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这些天以来我整夜失眠,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月如和宝哥都说我憔悴了很多。 
XB也发了疯似的追问我,B神你最近怎么了?手抖了?一点都不NICE了?还会不会玩DOTA? 
发哥也一如既往的关心的问我是不是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 
只有大黄用怜悯的目光看着我,他懂我,我知道。 
午夜的时候,我一如既往的失眠,门外传来敲门声,我知道是大黄。
 
二.独白 
我叫徐志雷。 
没错,我就是大家熟知的徐老师,B神,IN_8,大胡子。 
如果你是一个DOTAER,那么你肯定知道我。 
如果你是我的粉丝,那么过去的两年中你心情一定不错。 
如果你是ZSMJ和ZHOU的粉丝,那么你也许会认为,我是他们宿命中的男人。 
但是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其实,我是为了混口饭吃。 
顺便拿一些冠军点缀自己的履历,为了以后能更好的混饭吃。
 
三.夜谈 
大黄进门递给了我一根软玉溪,自己也点燃了一根。 
他依旧用怜悯的目光看着。 
我依旧失魂落魄。 
大黄终于开口了:我以前也这样,XB也是。 
是啊,大黄和XB,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两个引领了Dota闪电站节奏好几年的男人。现在在DOTA圈中依然风生水起。 
我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但是大黄接下来的话语让我越来越绝望。 
你知道吗,大雷子,Dota闪电站上又开始开帖推测ZHOU神今天晚上挂几次了。 
我快要哭了出来:下一个也许就是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大黄搬了条板凳,站上去拍拍我的肩膀:不会的,你这么稳。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ZHOU神以前也很稳,他不但会反保团队,还会让土农民们明白。 
大黄摆摆手道:也许ZHOU神已经老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就像懂你一样,懂他。 
我当时就为大黄的智商感到捉急了:尼玛周神是90年的,我是88年的。 
大黄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你高中白上了?90大于88不是很明显的事情? 
我的数字观开始第一次迷失了。
 
四.求援 
大黄拿起了他的诺基亚5230,递给我:去给圈内的朋友打电话求助吧,我劝不了你了。 
我摆摆手,掏出了高贵的IP4S,我首先想到了我的铜陵老乡B叔。 
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哦,对了,B叔的婚礼我没去参加。 
我打给小八。 
小八:你下一场比赛手选魂守让喷子们明白ZHOU神已经不适合这个版本的节奏了! 
我不能踩着ZHOU神的尸体上岸。 
我打给GOD. 
GOD比我还要愤怒:这些愚蠢的人类,他们说我的卡尔是出了风杖的谜团!还拿我被怒叠13层油的事情津津乐道,他们哪里知道,我在装后面有人! 
我准备打电话给小池求证一下。 
小池:当年我在FTD打4号位的时候,都没人听说过我,我带老党和傻黑赢得西安WCG冠军的时候,也没人报道我,自从跟你做了队友,万能的池神就成了我的绰号,还被GOD用13层油秀智商,我已经考虑退役了。 
我想,这不能怪小池,如果是我,也想不到GOD在装后面有人。 
我打给PIS 
PIS:B神你说我带个耳机怎么了?我堂堂路人王不能带耳机?我带耳机会影响我秀操作?我开房怎么了?我高帅富不能开房?B神你说那些喷子什么心态? 
我花了半个小时安抚了P神激动的情绪。 
我打给YYF 
话题那边传来他沮丧的声音:论坛上都有人说我是4号位了,我只是想衬托一下ZHOU神,让大家多些宽容和理解。 
这么沉稳奉献的男人,还有人喷,我感到了绝望。 
我又打给了09 
09:你去Dota闪电站上质问一下,到底能找到多少喷你的角度。 
我悄悄登陆了Dota闪电站,发现有人喷09的在G1中IG对阵LGD的解说,09怒抢2L,大声辩解。我心灰意冷。 
我打给了海涛 
海涛:君子袒蛋蛋,小人没鸡鸡,B神不用理会这些LOSER就行了。你记住,比语言更有力的,是真相! 
挂掉电话我叹了口气,和王总一比,我们谁不是LOSER呢。 
我想了好久,终于决定打给ZSMJ,我宿命中的男人。 
ZSMJ只说了一句话:少上Dota闪电站,你会活得更有意义。 
我顿时泪流满面,这个曾经用两把圣剑给我狠狠的上了一课的坚强男人,总是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他对喷子的抗争。 
我最后还是决定打给ZHOU神 
ZHOU神昨晚输了比赛,很明显心情不是太好,但是听到我的声音后,他欣喜的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B神跪求拉扯空间,我去抓紧FARM!
 
五.顿悟 
我关掉了电话,开门把大黄送了出去,依稀听到隔壁房间XB在说梦话:狗哥耐不耐斯?!求死,求死! 
我终于明白了,作为一个CARRY。 
你每一次线上被抓都能成为喷子们说你无脑的把柄。 
你每一场对线劣势都能成为喷子们大快人心的话题。 
你每一个补刀的失误都能成为喷子们存在的意义。 
你每一场团战的输出都能成为比赛失利的替罪羊。 
喷子啊,毕竟图样图森破! 
永不休止的秀下限才能找到活着的证据。 
这个时候,我彷佛看到了8导和YAO帝站在奥斯卡的领奖台上冲我招手。 
我彷佛看到了鼠大王腾云驾雾中冲我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我彷佛看到了8老板在野区插眼排眼拉野的忙碌身影。 
我彷佛看到了冰娃坐在电脑前考虑是否给德鲁伊加上BURNING的名字。 
该来的终究会来,或早或晚。下一个是谁呢? 
砍手HAO?伊人HAO?还是上将HAO?
 

 

图文速递